城门

不尽之思,不尽。

昨晚我和他骑车时候说起,我本科时候遇见的两个阿姨:一个是二号教学楼打扫卫生的阿姨,常常用杯子在卫生间放上栀子花,一个是北区三楼做面条的阿姨。

我问他,你以前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时候记录下来的。

他说,没有,没有这样的习惯。

评论

© 城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