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

不尽之思,不尽。


2018.5.30 周三

午餐前走路时候顾先生说我常常和别人说这个多少钱。别人借我曲别针,我说这个十元一个。

这样诸如此类,他说经常能听见我这样与别人讲。

吃饭时候仔细思考,这样子确实不好。我以后直接说不借这样子的办法也可以,顾先生说可以。

饭后,说起一个同学在南京帮忙她婆婆装修房子的事情。

顾先生问我,南京有什么好的?

我说,南京对于我家来说,就跟天津与保定一样。

你本身带有偏见的觉得南方没什么好的,没有雄安合适北京繁华首都,教育资源特别好之类的(尽管此前我已经和你讨论过了,但是你依然像是没有和我讨论过一样的那样的不容商量的观点)。

我觉得不能接受。

你总是在一些鸡毛蒜皮大小的事情上具有很鲜明的观点,很强的控制欲,但是在这些事情上你总是高高挂起说些建议类的事情。真的挺难接受的。


所谓我看来,你可能就是抓不住我的重点吧

评论

© 城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