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

不尽之思,不尽。


201704028 周五 晴天 很晴的天

早上吃的紫菜蛋花汤和一个饼。

替一个朋友去上课,一直在玩游戏,看知乎。看到一篇吴念真的小文《思念》。觉得很琢磨,很感怀。

想起小学时候跳的很多舞,擦过的很多鼻涕,二年级时候总是滑肩的白底蓝花小吊带,想想很羞。和很喜欢的好几个孩子看过的冰心,还有那时候很喜欢的穿红色衣服的男孩子,还有给他写过的魔卡少女樱的书签,还有花了两元钱和许多口水才说服同学卖给我的小熊维尼的一盒卡片,到现在都在家里的相册里面。

还有最喜欢的音乐老师叫我吹过的竖笛,还有在学校最前排白房子体过的检。记得学校里面有好几棵大雪松和成片水杉,只要是写景的作文,都少不了他们。哦,对了,还有乒乓球台和运动会,还有需要跑老远的厕所,还有两块五的午餐和一袋儿饮料。

还有语文课吸笔管,满嘴的红色,去楼下洗干净的那天傍晚,我没看见夕阳,只看见小卖部里的阿姨,对,后来那个阿姨还离婚了,只记得她女儿名字里也有个雨字。

后来去实验室。午餐一起吃。午睡之前,收拾了自己的鞋,放好,表妹晚上要来。我还刷了自己一双运动鞋。午睡三十分钟,带着洗好的菠萝去实验室路上,给妈妈和外婆打了电话。

帮一个去打篮球的九个女朋友的师兄查资料,他说除了哈根达斯都可以请我。

评论(1)

© 城门 | Powered by LOFTER